2k小说网 > 军事 > 朕真不是中山靖王啊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194章 小混账留下

【书名: 朕真不是中山靖王啊 第194章 小混账留下 作者:血狸奴】

热门推荐: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上古国漫的世界我不想受欢迎啊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我有一座山寨逆天铁骑时代巨子我的团长李云龙女总裁的超级高手

“袁盎这个人呐~”

“啧;”

“怎么说呢······”

甘泉宫,温泉池。

刚泡过温泉的天子启,正舒坦的躺在池边的躺椅上,稍侧过头;

刘胜则是坐在池边,将脚泡在温泉里,满是迟疑的撇了撇嘴,又自顾自摇了摇头。

“这么说吧。”

“——老师曾说过:袁盎这个人,办事的能力很强;”

“无论是什么事,只要交到袁盎手里,就总是能得到很妥善的处置。”

“但这,是由于袁盎这个人,几乎什么朋友都交、什么人都认识的缘故;”

“袁盎无论到了哪里、到了什么人面前,都总是会有人给袁盎颜面,尽量配合袁盎。”

“这样的人······”

“啧,儿臣说不好。”

“就是觉得~~”

“嗯~~~”

“——袁盎,不大像是个朝臣。”

“反倒像个侠客?”

满是迟疑的一番话语,只惹得天子启一阵轻笑摇头。

侧过身,接过贾夫人递来的水碗,一边品味着温蜜水,一边继续问道:“那袁盎这样的人,该怎么任用呢?”

“什么职务,能让袁盎的才能,全部发挥出来呢?”

闻言,刘胜思虑再三,终还是摇了摇头。

“儿臣不知道。”

“儿臣只是觉得,袁盎到处欠下的人情债,或许会让他在担任某一职务时,遇到‘不得不还人情’的情况;”

“这就很可能会让袁盎,动用自己的职权,来偿还欠下的人情。”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无论是什么样的职务,都不应该交到袁盎的手中······”

“——对咯~”

耐心的听完刘胜的见解,便见天子启满是欣慰的从躺椅上坐起身;

面带赞可的笑着点下头,还不忘对刘胜又咧嘴一笑。

“这,就是过去这么多年来,朕为什么始终不让袁盎,长期担任某一职务的原因。”

“袁盎故交遍地,友朋遍天下;”

“有事需要袁盎处理时,这些人,自然能为袁盎带来许多便宜;”

“可一旦袁盎出任要职,这些‘朋友’,就会成为袁盎无法拒绝的蛀虫。”

“——如果袁盎做了廷尉,这些人就会求他赦免亲友;”

“——如果袁盎做了少府,这些人就会求他,好将少府的财货据为己有;”

“无论是什么样的职务,只要袁盎坐上去,并拥有了权力,就总会有人找上他,逼得他不得不以权谋私。”

“所以,过去这些年,无论是先帝还是朕,都没有将袁盎任命为重臣。”

“只有在发生急需解决的事时,才会将袁盎临时任命为某职,然后让袁盎去解决这件事。”

“事情解决之后,再将袁盎的职务罢免,给个中大夫、太中大夫之类的虚衔。”

“呵······”

“——为了这件事,母后,也没少发牢骚······”

摇头苦笑着,将手中水碗放在身旁,从躺椅上站起身;

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再舒坦的长呼一口气,天子启才再次侧低下头,看向池边,正低头泡脚的刘胜。

稍一思虑,便走上前,在刘胜身侧坐下来,也学着刘胜的模样,在池边泡起了脚。

“呃~~~”

“舒坦;”

“算下来,也有年头没来甘泉了······”

天子启满是享受的语调,却只惹得刘胜百无聊赖的低下头;

一边摆动的脚,一边不忘本能的滴咕道:“明明是每年夏天都来······”

“去年,还是带着王美人一起来的······”

被刘胜又双叒叕一次拆穿,天子启却早已麻木,只面不改色的抬起头,在刘胜后脑勺上轻轻一拍。

“——朕还在你跟前呢~”

“臭小子······”

“也不知道背着点朕······”

父子二人一番‘友好’的互动,也惹得一旁的贾夫人连连点下头。

噙着温和的微笑,在那躺椅上坐下身,看着父子二人泡脚的背影,就这么含笑发起了呆。

——甘泉宫,贾夫人当然来过。

尤其是生下长子刘彭祖之后的那几年,每年陪天子启来甘泉宫的,就都是贾夫人。

但在贾夫人的印象里,眼前这个画面,让贾夫人这一生当中,第一次体会到了些许‘家庭’的味道。

当然,比起寻常农户的酸甜苦辣,眼前这一幕并不算什么。

但对于贾夫人、对于眼前这对出身皇家的父子而言,这样温情的场景,却也堪称‘弥足珍贵’······

“陛下。”

静默中,一声低沉的呼禀声,惹得一家三口齐齐侧目;

待看清来看,是新晋中尉:郅都,贾夫人便下意识从躺椅上站起身。

片刻之后,见刘胜也作势从池边站起,天子启才终于开口道:“小混账留下;”

下意识道出一语,便见天子启又稍侧过身,望向身后,同样作势要离去的贾夫人。

“贾姬······”

“也留下吧。”

“多听听这些事;”

“往后,有用得到的时候。”

澹然一语,终是让贾夫人稍安下心,也没忘将求助的目光,撒向天子启身旁的儿子刘胜。

待刘胜也轻轻点下头,贾夫人才强忍着心中不安,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身来。

片刻之后,天子启、刘胜父子也从池边站起身,天子启坐回躺椅子上,刘胜则来到贾夫人身侧,温笑着拍了拍母亲的后背。

“早晚有这一天的······”

“嗯?”

刘胜温和的语调从身后传来,也终是让贾夫人长呼一口气。

将手伸到肩膀处,轻轻拉住刘胜的手,这才强自镇定的侧过身,望向不远处,同样已经在天子启身侧坐下身的郅都。

而郅都口中道出的第一句话,便让贾夫人才刚平静下来的心,瞬间感到不安了起来······

“栗姬,已经送进长乐了,由北军禁卒亲自看管;”

“那件事,是栗姬的兄长栗贲在幕后指示,栗贲已经在狱中畏罪自尽。”

“受栗贲指使的游侠季心······”

“——臣晚了一步,让他逃走了。”

说出最后一句‘让他逃走了’,郅都便面带羞愧的低下头去;

而在郅都身前,瘫靠在躺椅上的天子启,也是瞬间就换上了‘工作专用表情’,虽仍身穿着休闲的单袍,面色却是瞬间严肃了起来。

“季心,一介贼寇而已,不足为虑;”

“倒是栗贲么······”

“——就没受人指使?”

“朕认识的栗贲,应该没这个脑子才对?”

轻声一问,只引得郅都沉沉点下头。

“那件事,是栗贲亲自登门,和季心商谈的。”

“但栗府的下人说:在栗贲去找季心之前,曾有人登门找过栗贲;”

“只是这个人是谁,臣实在是查不到。”

“——想来,应该是给栗贲出主意的那个人,派去找栗贲的卒子;”

“而现在,季心不知去向,栗贲也死在了中尉暗牢,那卒子,怕也已是······”

听出郅都话中身影,天子启只又是点点头;

沉默片刻,便稍侧过身,对刘胜一招手。

“过来;”

“到朕身边来。”

天子老爹有令,刘胜自也只能再安抚一下母亲,而后便走上前。

又见天子启轻轻一挥手,示意刘胜在另一侧坐下身来;

这一侧,刘胜刚要坐下身,天子启的目光,却已望向了那一侧的郅都。

“朝堂呢?”

“朝中百官,是个什么反应?”

“功侯元勋当中,有没有人牵扯进去?”

听闻此问,郅都只又是稍一颔首。

“御史大夫陶青,似乎想要做些什么,但在内史晁错登门,喝骂一通之后,便偃旗息鼓。”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内史晁错、廷尉张欧、太仆刘舍、少府萧胜,都已经明白了陛下的心意,正在等待陛下的指示。”

“典客公孙混邪、卫尉直不疑,都决定置身事外,专注于本职,不插手这件事。”

“倒是袁盎······”

话说一半,郅都便悄然止住话头,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天子启,又稍看了眼一旁的刘胜;

见郅都这般架势,天子启本还没当回事,只澹然道:“接着说;”

“袁盎怎么了?”

却见郅都闻言,面上顿时涌上一抹迟疑之色;

思虑片刻,才意味深长的看向天子启:“关外,似乎是来了人······”

此言一出,天子启面色稍一变;

不等刘胜反应过来,又赶忙轻咳两声,对郅都一阵使眼色。

“嗯~”

“朕知道了。”

“还有呢?”

“都还有什么人,牵扯进这件事里了?”

见天子启终于反应了过来,郅都这场长松一口气,顺着话头就接了下去。

“朝中公卿,没有人牵扯进这件事。”

“倒是太子宫中,似是有不少属官,为皇长子感到······”

“——不忿?”

“或者应该说,是不甘······”

轻声说着,郅都也不由稍抬起眼皮,小心打量起天子启的神情变化。

而在天子启另一侧,听到君臣二人这一番没头没尾的问答,刘胜也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凭借郅都最后这句话中,提到的‘皇长子’三个字,而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至于天子启,则是在郅都的汇报结束之后,陷入了一阵漫长的呆愣之中;

足足过了数十息,天子启才嗤笑一声,又冷笑着昂起头,将后脑靠在了躺椅的后背之上。

“呵······”

“太子宫属官······”

“朕还没册立太子,太子宫的属官,就都提前认了主啊~”

“嘿;”

“嘿嘿······”

满是讥讽的嘿笑声,只引得郅都、刘胜二人下意识低下头去;

便是不远处的贾夫人,也是不安的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刘胜的目光中,更是带上了满满的担忧。

良久,天子启才停止了怪笑,稍呼一口气,便将上本身坐直。

“太子宫的属官,凡是和皇长子牵扯上关系的,都处理掉。”

“——就算没有牵连的,也都清退!”

“令少府另外选一批属官,充入太子宫。”

“这件事,要尽快。”

沉声做下吩咐,待郅都起身一拱手,天子启便又将身子侧向另一边,也正要站起身的刘胜。

“给你留门功课。”

“——回去之后,好好琢磨琢磨:郅都刚才跟我说的事,究竟是什么事。”

“这件事,朕应该如何处理,要小心哪些环节,又有什么人,需要格外关注?”

“琢磨清楚了,到寝殿去寻朕。”

稍有些严肃的布下‘功课’,天子启才终是站起身,重新带上了那抹轻松地笑容。

“好了;”

“带你母亲,再去泡泡温泉吧。”

“——难得来一次甘泉,回了长安,可就泡不到了······”

听出天子启是有意支开自己,刘胜自也不疑有他;

轻轻点下头,便虚搀着母亲,朝不远处的行宫走去。

“还泡个屁啊······”

“都泡了一天了,皮都要泡脱了······”

“——小点声!”

“——让陛下听去,又要打你板子!”

母亲二人交头接耳的离去,天子启,则只面带微笑的驻足原地,目送母子二人离去;

待母子二人远去,天子启的面色‘唰’的一边,眨眼的功夫,便带上了一抹狠厉!

“那混账在,你提关外做什么?!”

强压下声线,发出一声躁怒的低吼,天子启仍不忘下意识侧过身,看向母子二人离去的方向;

确定母子二人走远,天子启才将恼怒的目光,撒向身前的郅都。

“臣、臣也不想说来着······”

“可陛下······”

欲言又止的都囔几个字,郅都终还是放弃了辩解,认命似的跪地一拱手。

“臣,知罪······”

“哼!”

冷哼一声,又愤愤不平的坐回躺椅上,将身子砸在靠背上,天子启才余怒未消的问道:“现在说!”

“袁盎怎么了?!”

被天子启这莫名其妙的怒火一吓,郅都的面容之上,也立刻带上了满满的委屈。

但毕竟是配合多年的上下级,稍调整片刻,郅都便将心态调整了过来;

稍一措辞,又下意识看了看左右,在起身上前,附耳于天子启身侧;

“梁王那边,已经有动作了;”

“派来的第一批人,已经进了长安城。”

“只是袁盎那边,稍微出了点纰漏······”

“——什么纰漏?”

听郅都说起正事,天子启也稍敛去面上怒容,眉头却也立时皱起。

便见郅都继续低声说道:“梁王派去刺杀袁盎的刺客,并没有动手;”

“非但没有动手,还将自己的来历告诉了袁盎。”

“眼下,袁盎有了防备,只怕是······”

恰到好处的止住话头,郅都这才直起身,又低着头后退一步,将手扶在腹前,静静等候起了天子启的指示。

而在郅都这一番禀告之后,天子启的面上神容,也确实如郅都所预料的那样,顿时有些阴晴不定了起来。

“刺客不行刺,反而主动暴露目的?”

“还提前给袁盎示警?”

“为什么?!”

“——就因为他袁盎,到处和三教九流交朋友?”

满是讥讽的一问,却惹得郅都缓缓点下头;

而天子启的面容,也随着郅都点下头,而彻底黑了下去······

“对袁盎,朕本还怀有愧意······”

“但如此看来,袁盎······”

“——果真该死啊·········”

阴森的呢喃声,只惹得郅都再将头低下去些。

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试探着开口道:“既然有了防备,那袁盎,恐怕不会被刺死了;”

“可陛下先前说,这次的事,必须得死一个人······”

郅都试探一问,却是让天子启满是烦闷的抿紧嘴唇,面色阴郁的将上身往后一仰;

依靠在椅背上,下意识前后摇晃着躺椅,天子启的面上神容,却是愈发阴沉了起来。

“本想着,袁盎又是九卿,又是太后的座上宾;”

“死个袁盎,当足以让太后死心······”

“嗯······”

神情阴郁的坐在躺椅上,下意识抬起手,轻轻捋起颌下的短虚,天子启深邃的目光中,开始逐渐闪过点点精光。

而郅都则躬身立于一旁,静静等候起天子启的最终指示。

大约一炷香之后,天子启才从思绪中回过神。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天子启方才还遍布阴云的面容之上,便已只剩一切尽在掌控的绝对自信。

“关外来的‘客人’,派人盯紧些;”

“可以放入城门,但绝对不能放入宫门。”

“袁盎那边,也不必刻意做什么。”

“——时刻盯紧那些‘客人’,在他们出手之前,绝对不要有其他任何动作!”

“只要死了第一个人,就立刻出手,全部拿下!”

“务必要留活口!”

“绝对绝对,绝对不要闹出第二条人命······”

天子启低沉的话语声,自是让郅都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待天子启重新瘫回椅背上,对自己摆摆手,郅都才终是稍待疑虑的上前一步,轻声问道:“那,该死的······”

“还是袁盎?”

莫名其妙的一问,却只引的天子启意味深长的一笑,叫头朝另一侧一别,再怪笑着闭上双眼。

“如果是袁盎,那当然最好不过;”

“可若是袁盎大难不死······”

“嘿······”

“那,就只能看运气了~”

···

“对了;”

“晁错和陶青那边,你还是稍微盯着些。”

“——朕那个弟弟啊~”

“——只怕,是已经疯魔喽~~~”

最后再道出一语,天子启再一摆手,旋即便背过身去;

待郅都离开,侧躺在躺椅上的天子启,脸上才终于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会是谁呢······”

“究竟,会是谁呢·········”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序列降临:从打卡九叔开始美人凶猛秘术之主!鹰视狼顾美漫:九头蛇的科学家神父马维我的救世游戏成真了黑化女徒弟和我的自救攻略神的诅咒与我的救赎公子强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