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网 > 都市 >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我不惦记你家的家产

【书名: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我不惦记你家的家产 作者:鬼谷孒】

热门推荐: 女总裁的超级高手逆天铁骑上古时代巨子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我有一座山寨我的团长李云龙我不想受欢迎啊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国漫的世界

吃过晚餐,南易和宫雪又出去散了会步,差不多八点,两人分开自由活动。南易不清楚宫雪会去干点什么,他自己是准备忙雪霁相关的工作。

下午,他已经收到邮件提醒,波尔多这边的酒庄资料已经发到他的邮箱。

法国是高遗产税的国家,只要继承的资产高到需要顾及遗产税的时候,没说的,准备缴纳四成五的遗产税吧。

继承现金还好,只是肉痛,实惠还是能留下一些,若是继承一座估价不菲的古堡,那还是放弃继承权吧,遗产税还有每年的维护费用,不是每个人都能交得起的,就算交得起,也得衡量是否划算。

关于葡萄园的继承,不仅有同样高的遗产税,而且还在实行拿破仑时期遗留下来的《拿破仑法》的相关条款,一种类似于《推恩令》的条款——任何个人拥有的资产在其逝世后,必须按家中继承人的数量分成等同的大小。

也就是说假设一个酒庄庄主有三个孩子,不管他的孩子想不想继承酒庄,他都必须将酒庄的资产分成等量的三份。至于后期的酒庄经营,则由孩子们自行商议决定,直接卖也好,三人共同经营或一人将另外两人的股份买回单独经营也好,这个国家是不管的,只要把遗产税交了,爱咋咋地。

就目前的法国酒庄整体经营情况来分析,即使一座普通酒庄的经营一直良好,想要补上遗产税的窟窿,至少需要12年—17年,对手头没多少现金的酒庄庄主继承人而言,这是一项非常大的负担。

虽说不是没有变通的办法,比如说赠与,老子是可以把葡萄园的土地赠与给子女,但下有对策,上必有政策,想要赠与可以,先打报告,等批复了就可以进行赠与了,但有数量规定,每年不得高于一公顷。

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南易这样,壮年时期就肯/敢把家产交给儿子,大多数人都是等到自己老得快走不动了才会安排财产的传承事宜,死之前能不能完成赠与是个问题。

何况,法国制定这个规则就是为了顺利收到遗产税,小酒庄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大酒庄想靠赠与实现财产传承简直是做梦。

《拿破仑法》对雪霁来说却是非常友好,完全可以有针对性的对庄主年迈且子女较多,并陷入资金困境的酒庄开展工作,试着以较低的价格收购其酒庄。

南易现在就在浏览庄主年龄超过六十的酒庄名单,上面的每一个酒庄都需要派人去实地走访一遍,确认一下酒庄的价值,庄主子女是否有意愿继承酒庄等。有需要的话,还可以开展送医下葡萄园活动,免费给庄主们检查身体,怎么也得查出几个命不久矣或治疗费倾家荡产。

看过名单,南易又在纸上写写画画,计算着展开各项工作需要的大致预算。

不管是看面相还是视身体健康情况,宫雪都不可能命短,南易必须帮她处理好养老的事宜,有几亿积蓄,再有几个源源不断来钱的进项,才不用心慌。

虽说,他不可能不管宫雪,每年都可以贴补一点,但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握在自己手里的才叫真的有,为了让宫雪更心安,该给的,还是提前给比较好。

……

第二天。

把从醉酒中醒过来的小高送到市区,南易和宫雪就到处去游玩,市区的旅游景点,纵横十万公顷的葡萄园上遍布的列级酒庄,在酒庄里,参观葡萄园、酒窖、橡木桶陈酿间,与热情好客的庄主一起品尝一杯时间酝酿的微醺,让味蕾跳起探戈,舞步优雅、舞曲悠扬。

阿卡雄湾入口处的比拉沙丘是五千年前遗落在森林和大海之间的,直到现在,它仍然在狂风和气流的作用下,不断地长个儿。大沙丘的沙质很柔软,可以享受从沙丘上滚落的快感,沙丘上有190级阶梯辅助你攀登。

站在沙丘的顶端,往西面看可以眺望大西洋壮阔的海景,东面可见内陆广袤无垠的森林,日落黄昏时分,眼前的景色惊艳而浪漫。

第一天回到民宿又得知小高也住在那里,不过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更多交集,南易依然一心陪伴宫雪游玩,直到必须回去才不会耽误上课的最后时刻。

一个星期才一节课,这还要请假就有点交代不过去了。

上完课,南易给王家老大去了个电话,说他对王氏传媒的股份感兴趣,但最近有点忙,过段时间再找他聊。

对方积极邀请他参股的目的,南易心里明镜似的,无非就是利益捆绑,进而借用他的一些人脉,鸭子飞不走,他不能太上杆子,抻一抻是必需的。

南易的确很忙,当晚,他已经坐在方氏庄园的院子里,在他对面坐着局促不安的博琼,她羞于面对南易。

本来嘛,两人就是同年,相识也已多年,更早一点,她又和赵诗贤交好,从哪里论,她都是南有穷的长辈,小孩子可以不懂事,她这个当大人的能不懂事?

“我很对不起有穷这孩子,自小聚少离多,没怎么管过他,他呢,也一直不太懂事,虽说今年已经二十五了,可还是小孩子心性,做什么事都由着自己的喜好,不去考虑后果。

你们之间的事,肯定是他错,我是他老豆,在这里先给你赔个不是。”

说着,南易冲博琼躬了躬身。

不管之后怎么样,南易必须先给事情定个性,他要让博琼明白自己是长辈,南有穷是小孩子,孰对孰错,自不必多言。

博琼又不傻,南易如此作态的目的,脑子一转也就想明白了。她不得不承认,如果把她和南有穷之间的关系定性为禁忌之恋,她肯定错得更多。

“南生……”

南易脸现不悦之色,“怎么还叫我南生,你可以传统一点叫我伯父,也可以西方化点叫我Uncle。”

南易这副姿态,博琼既松了口气,又羞面见人。无论如何,一声伯父她是怎么也喊不出口。

“小娘皮,一把年纪了还睡我儿子,小兔崽子,真该死,好处自己拿,屁股交给我擦,恬不知耻,真是我的种。”

肚子里腹诽几句,南易又对博琼说道:“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不管你和有穷怎么样,我们今后还是平辈论交。我呢,也不是什么顽固不化之人,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之间就商谈一下解决的办法,先说说孩子,你有什么打算?”

博琼坚定地说道:“我要生下来。”

南易摆摆手,“我想问的不是这个,我个人不会在意孩子姓南还是姓博,孩子可以姓博,但我不想他成为博家人,不客气地说,你们博家那点家产我真看不上,我不想孩子卷进你们博家争产的漩涡。”

南易说着,让边上的阮志平拿来一个文件夹,他把文件夹亮开给博琼看,“琼尺财富管理公司,为了孩子注册的,我往账上打了3亿港币,又注入了一栋价值16亿港币的物业,三家公司总计价值29亿港币的股份。

公司的所有权属于孩子,管理权交给你,你可以选择把公司打理好将来交给孩子,也可以自己留着,如何选择在你自己。”

看着文件上的内容,博琼心里百感交集,为南易的大方而震撼。

南易的话还没完。

“另外,如果是女孩,我珍藏的钻石、翡翠、宝石的一半交给她,处置权依然归你,如果是男孩,就没有其他了。”

博琼让心情平复,又思量许久才说道:“我想让孩子姓博,亚……阿德勒他也同意的。”

“我说了,我不在乎孩子姓什么,你想争家产是你自己的事,不要让孩子卷进去,更不要让孩子受到什么伤害,不然……”南易脸色一凛,“就不是你们博家自己的事了,不用继续互相算计,联合起来准备对付南家吧。”

博琼心思复杂地点点头,“我不会让孩子受到任何伤害。”

“我应该和博生见一面,由你来安排,我随时都可以。”

博琼再次点头。

话到这基本说完,博琼又坐了一会告辞离开。

几分钟后,南易对面换了一个人坐下,是南有穷。南易在胸口按了按,关闭通话器,说道:“小兔崽子,你知道我讨厌赌博。”

“博家不只有赌场。”

“吃相好看点。”

“等我儿子长大自然继承。”

“你怎么知道是孙子不是孙女?”

南有穷摊摊手,“对我来说一样,老亚当,我不像你,重女轻男。”

“孩子范泽字,名字叫南泽某,最后一个字你们自己决定,英文名我不发表意见,你们随意。”

南有穷故意做了个掏耳朵的动作,“我的记性很好,老亚当你用不着反复交代。”

“去去去,看见你就烦。”南易做出驱赶的动作,“记得飞趟沪海看望太奶奶,你有一段时间没去看她了。”

南有穷起身嬉笑道:“我和太奶奶经常通电话,老亚当,你早点睡,夜生活已经不属于你这个年纪的人了,我要参加视频会议,拜拜。”

“明天中午记得过来吃饭。”

“Yes,Sir!”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玄幻:开局被女帝倒追百年女帝:夫君,你竟是魔教教主?我,皮卡丘,女帝的咸鱼伴生兽穿成知青女配穿成年代文里的绿茶知青七零暖宠小知青[穿书]七零之彪悍女知青综穿之神使不容易综穿之三千世界每次醒来都为反派背了锅[综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