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网 > 武侠 > 赤心巡天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四十三章 太平鬼差

【书名: 赤心巡天 第四十三章 太平鬼差 作者:情何以甚】

热门推荐: 女总裁的超级高手逆天铁骑国漫的世界我有一座山寨我不想受欢迎啊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时代巨子我的团长李云龙上古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

一边帮猿老西利用柴阿四,一边帮柴阿四提防猿老西,这个姓姜的伟大神灵,着实有些忙碌。

毕竟在摩云城起步较低,怎么经营也显得太慢。

即便是猿老西柴阿四两头薅,对于伤势的调理,仍然是杯水车薪。

毕竟哪怕是倾花果会之力,要想搜集对妖王伤势有作用的药物,也是相当艰难的一件事情。

更遑论这两个下面的香主。

姜望现在主要还是用这些已经算得上昂贵的药材,来促进金躯玉髓的自愈能力。

当然天府之光的照耀,每日也是必不可少。

但这个恢复速度,对一个独自在妖族领地挣扎求存的人来说,还是太慢了…

无论是在何等样的困境中,自身实力永远是应对一切的基础。

伤势一日未复,他就一日不能踏实。

柴阿四现如今是在花街打出名堂的道上新秀,是已经报名金阳台武斗会的年轻俊彦。猿老西是花街的幕后掌控者,是于黑暗世界里迅速发展的无面教的教宗大人。

但这两者的实力和势力,也都远远不够触及妖王层次。

于是入夜时分,在摩云城的街道上,便出现了一个肥胖的身影——此妖穿着黑色夜行衣,蒙着黑色面巾,背插狭长双刀。

以绝不符合体型的轻盈,在屋顶上疾行。

血月当空,正是杀戮的好时辰。

“谁?”

黑靴踏落青瓦时,某个房间里,响起这样一声低喝。

密集的数十道血气,几乎同一时间燃起。

蒙面胖妖稍一顿足,瓦砾碎响。庞然的身躯直接坠入房间!

房间里檀香隐隐,瞧格局竟是一间隐蔽的佛堂,只是烛暗光浅,未免阴森。

聚集在此的“善信”,一个个都凶相毕露,恶煞笼面。

蒙面胖妖在坠落的同时就已经出刀,双刀离背如雁展,在碎落的瓦片和房梁木屑中⋯⋯刀鸣不止。

刷刷刷刷,刀光如惊电,一掠暗室明。

并没有更多的惨叫,因为根本来不及响起。

那游电缄默后,只有砰砰砰砰,尸体坠地的声音。这间隐蔽佛堂里的善信们,已是被杀了干净。

此时此刻,那屋顶碎落的瓦片,还未落尽。

尘屑弥漫中,蒙面胖妖单膝跪地,双臂交叉在身前,一对刀锋则扬于嵴后,有如铸铁飞翅。

他冰冷的双眸,便在这双臂交叉的区间里,无情地看向前方,那里有一尊端坐莲台的佛陀塑像。

此塑像神光荧荧,颇见宝气,显然平日里香火不少。

又慈眉善目,眼神悲悯,身披袈裟,恍似良信正佛。两边耳垂大如坠珠恰是泛着金光的妖征。

唯独所端坐之莲台,是黑色的。

可以吸纳所有光线的那种黑。

在这尊黑莲佛陀塑像前,站着一个面容圣洁的女妖,身上薄纱轻掩,妙处春光隐约。

她是刚才唯一一个没有出手的,也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声音极是妖娆:“相公!如何不请自来?”

但还没等谁来消化她的风骚。

就在下一刻她身后的黑莲佛陀塑像,骤然间生出獠牙,变幻了恐怖样貌。座下黑莲微转,塑像脑后之佛光,顷刻膨胀起来,化作了形状狰狞的巨大阴影,张织了整个佛堂!

那阴影——

邪眼密集,骨刺如林,黑色的腥血在滴落。

极恶宣声响彻此间,震慑身魂:“既见世尊,如何不臣?!”塑像见灵,邪神降世!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这的确是相当可怕的一幕。但手持双刀的蒙面胖妖,却只是眸光一闪,童孔中显现一枚烙着霜白之风的神印。

此印一现,那森冷残忍的声音,就戛然而止,像是被什么伟大存在扼住了喉咙。

“吾乃⋯⋯呃!”

不到一息,光影已经急剧变幻。

但见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但闻钟磬声声,梵歌四起。

绚烂的光色如奔流一卷而过,隐约像是有一只巨大的佛掌覆盖下来,一把抓走了什么。

因而什么阴影佛光、邪眼骨刺、佛光宝光、黑莲塑像……全不见。

只有一张支离破碎的供桌。

只有供桌前那个被掠取了所有生命力的女妖。

那原本面容圣洁的美貌女妖,此时已经皱痕深深,苍老无比,瘫在供桌碎片中,身上散发着腥臭,奄奄一息地道:“你……你是……”

体型庞然的蒙面妖怪,却只是归刀入鞘,起身往外走。

他那双刀交错的背影,没有半点停留。

而房间里那些死者的鲜血,如河流蜿蜒,最后汇集在房屋正中,留下了平静的四个字,血色的——

“太平鬼差。”

屠神灭鬼,天下太平。

太平鬼差,专灭邪教恶神!

这个名号,是最近这段时间,摩云城地下世界里凶名最恶的屠神者。

妖界神道盛行,各路邪神恶神也是层出不穷。

历来匡扶正义,以诛杀邪神为己任的强者,并不是没有。但在摩云城的历史里,未有哪个名号,有今日的"太平鬼差"这样响亮。

甫一出道,就斩灭了福寿沟下最凶的邪神,将那个藏在阴沟里的邪恶教派连根拔起。

福寿沟乃是摩云城下水道系统里最复杂的一段,那是蟑螂走在里面都要迷路,老鼠钻在其中都难于存活,也因此滋生了无数的罪恶。能在这地方扬名的邪神,其狠恶可想而知。却也被太平鬼差一战平灭,成为其名声的踏脚石。

相传太平鬼差身高三丈、腰围两丈,身法高绝、匿影无迹,擅使双刀、能御神风。

当然真正见过他的,并没有几个。

被他盯上的邪神,至今也没一个能够活下来。现场除了邪神教徒的尸体,就只有“太平鬼差”四个字。

妖怪们必须要承认,自太平鬼差出现后,摩云城的黑暗世界,都安宁了许多。

而太平鬼差背后的神秘组织太平道,也正式进入一些妖怪的视线⋯⋯

走出这个已经被摧毁的邪教总坛,蒙面胖妖腾身而起,几个纵跃,就已经离开这片街区。头顶的红月,悬照着他庞然的身形,在如墨的夜色中疾走,履行他今晚的职司,倏然一转,便消失在暗角。

三刻钟后,这个肥胖的身影才从两个街区外的一个民居中穿出来。裹着连帽大衣,东折西转,又一头钻进一处通宵营业的赌坊,在喧闹拥挤的赌客群里,很快消失。

从堆满了各种垃圾的后门走出来时,他已是又换了一身装扮。

作为声名鹊起的屠神者,他必须谨慎再谨慎。

邪神恶神为什么难以根除?

并不是因为它们有多强大。

而是因为很多所谓的邪神恶神,都只是一些强权角色的“血手套”。帮助那些真正的掌权者,掠取血色利益罢了。

明面上这座城市当然欢迎匡扶正义的太平鬼差,暗地里有多少双眼睛等着他死,则是并不一定。

走出一条阴暗小巷,出现在另外一个街区时,大名鼎鼎的太平鬼差,已然是回复了肥头大耳的本貌。

背后的双刀自是不在了,在这霜冷的天气,也只是穿着一件短褂,坦露着肥腻的大肚子。

膀大腰圆的他,随手推开老猿酒馆的大门,沿途遇到的看场小弟、卖酒侍者都纷纷招呼:“大力哥!”

他赫然正是猿老西的得力大手,老猿酒馆的猪大力!

随意地摆了摆手,猪大力在酒柜前坐下,语气随意:“今晚没什么事吧?”

“猿疤子都死了,这片还能有什么事?"体态妖娆的猿小青随口道:“而且阿柴哥也很照顾我们。”

猪大力闻言皱了皱眉,他是把猿小青当妹妹看的,见这姑娘同柴阿四越走越近,颇有所托非妖的感受:“那个柴阿四不是什么好东西,离他远点。”

若是换在以前,他就算确实觉得柴阿四不是良配,也不太敢这么说出来。

但现在不同。

猿老西已经找到了遏制实力衰退的办法,且刀术更上一层楼。如今势力急剧膨胀,现已是水帘堂最强的香主,随时可以上位,成为花果会三位堂主之一。

他猪大力作为猿老西的得力干将,也并不虚一般的香主。

这是明面上他可以说话的底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态度的变化,也是为了更贴合身份所做的掩饰。

当然,他更深的倚仗,则来自于他背地里的身份——机缘巧合之下,他已被太平道主看重,加入了总部位于【鸣空寒山】的神秘组织“太平道”。得传太平宝刀录,得授太平神风印,已是令摩云城一众邪神闻风丧胆的太平鬼差。

鸣空寒山是什么山,在什么地方,他并不知道。太平道究竟是个什么组织,他也不清楚。总之很神秘,神秘就够了。

“行了行了,知道了。”猿小青不以为意地接了句,显然是听不进去的。

猪大力知道劝也没有用,男欢女爱也没甚么好讲,便自拿了一坛酒,又找个角落坐下了,开始了今晚的看场工作。

以前他总喜欢做妖群的焦点,享受被其他妖怪注视、恭维的感觉。

现在则只觉得那一切都太过浮华,粗糙且浅薄。他只想低调饮酒,平静地注视着那些普通妖怪的喧闹。

毕竟自己⋯⋯已经与他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妖。

此刻如此平常地坐在这里,谁又晓得今夜屠神的我有多么帅气呢?

他慢慢地喝着略苦的酒,享受着那种澹澹的惆怅,感慨那平凡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在这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夜晚里,猿老西在苦心积虑地传教,柴阿四在苦练防御金身,猪大力在感慨妖生。

而同时身兼古老迟云山山神、远古妖族地狱阎罗神、太平道主的姜望,也陷在自己的思考中。

猪大力所学的太平宝刀录,当然是得益于斗贤兄的言传身教。虽然不能像传授柴阿四剑术那般信手拈来,在认真思考之后,研究出一套针对性的精品刀招还是不难。

猪大力童孔中出现的那枚霜风神印,则是姜望以不周风神通印下的神印法。

至于太平道这个名字,历史上还真有。乃是道门的分支之一,后来消亡在时间长河里,此道典籍,仍有部分残章存世。

饱读经典的姜某人,把它稍加调整,改成了妖族版本,还弄了一个符合妖族世界观的《太平道藏》,准备等猪大力修为长进之后,再给他一点哲思,免得到时候不好湖弄。

当然,这已经是不知多久以后的事情了。

神道教宗猿老西,天之骄子柴阿四,太平鬼差猪大力,是姜姓古神在妖族领地放肆狂奔的三驾马车。

且每一辆狂奔的马车,他都为自己保留了弃车而逃的可能。什么叫狡兔三窟!

他大齐武安侯好歹也是读过兵书,在稷下学宫上过课的那也不可能说真的不懂谋略,平日里只是懒得动脑子,愿意多给重玄胖一点机会罢了。

这会儿真正让武安侯陷入思考的,其实还是刚才的那一尊邪神……或者说邪佛?

释家乃现世显学之一他此前倒是并未想过,其在妖界也有这般的影响力。

其实在这段于妖族领地挣扎求存的经历里,他已然察觉到,人族的很多文化,都在妖族这边有相应的体现。甚至于有很多共通的生活习惯,都让他分不清,到底是人族影响了妖族,还是妖族影响了人族。

就像远古时期的人族,很多道术都是模彷妖族的天生妖术一般。绵延了好几个大时代的血战,早已让两族对彼此都有深刻的认知,也都在彼此身上留下了极深的烙印。

妖族百种千属,妖征不同。但本质上仍是属于同一个强大的族群,是以“妖”名。

不同族属之间的差异,其实并不大。让姜望来形容,更像是草原上各大部族之间的差异。也一似于景国人称楚国人的那种“蛮”、称牧国人的那种“野”。

就像姜姓古神现在接触最多的柴阿四、猿老西和猪大力,集神主道主随身老爷爷于一身的他,对这三个妖族的身体结构乃至神魂力量,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他们根本都是一族,彼此之间的差异,也就是妖征的不同,这影响到的只是以后他们会阐发的不同的神通。而完全不是猪狗猴子之间的那种种族差距。

妖非兽。

这个观念说千遍万遍,也不及自己亲自来观察一次,认识得深刻。

姜望不由得会想——

即便是在人族里,不同的超凡修士,掌握的神通常常也不同。这何似于不同妖征的妖族?

那么说起来除了妖征之外,人和妖族之间,究竟有什么差别呢?

难道仅仅是在于,妖族个个都天生道脉?

当然,这个问题或许太大。此刻消化着新掠神力,修补着神魂伤势的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根据一些古老的史书记载,佛门的缔造者、号为“世尊”的伟大存在,是诞生于上古时代末期。她经历了魔潮灭世,在中古时期成就伟大,且参与了第三代人皇烈山氏逐龙皇于沧海的战争。

而在上古时代中期,第二代人皇有熊氏,就已经联手三位道尊,构筑万妖之门,彻底隔绝了妖族返回现世的希望。

稷下学宫严禅意所讲的《菩提坐道经》里又有说,“世尊见狮皇,得悟狮子吼。”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其后是多么磅礴的历史洪流!

它说明世尊是来过天狱世界的⋯⋯

那位伟大存在,甚至还在天狱世界见到了狮皇,悟出了狮子吼这样的佛门真法。甚至于还传下了道统,道统传得还挺广,使得这摩云城这里都出现了堕化的邪佛。

那么⋯⋯她是怎么做到的?

在人族构筑万妖之门未久,还未能在天狱世界站稳脚跟的时候,那位世尊是如何安然地往返两界?

世尊虽然强大,但妖族也绝不缺少与之相匹配的强者。怎会容许她来去自如?

如果能够捕捉世尊在妖族的经历,了解到那段必然波澜壮阔的历史,或许就能够逆妖族天意而行,真正找到已经成功过的、回家的路!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人鱼崽崽饲养APP危险人格超武天魔五行赏金猎人与女神上司荒岛求生日子全球进入数据化大魔主无限先知宋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