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网 > 其他 > 从流金岁月开始游历诸天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4章:一家人的希望

【书名: 从流金岁月开始游历诸天 第4章:一家人的希望 作者:风弦月照】

热门推荐: 我有一座山寨女总裁的超级高手逆天铁骑国漫的世界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也是大佬吧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上古我不想受欢迎啊我的团长李云龙时代巨子

哪儿也不去了

——————

“三一,真要是把煮面条用公式列出来,那还有什么意思呢!”钱玉锟不禁笑着说。

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钱三一转头对客厅里的母亲喊问:“妈,要放多少盐?什么时候打鸡蛋进去合适?”

钱奶奶听着发笑:“玉坤也不是做这个的人!保姆又没在,我去看看。”

“妈,我去吧。”裴音连忙站起身,走进厨房来。

钱玉锟见到妻子过来,更是询问不断“裴音,这个”、“裴音,那个”。

裴音的眉头微皱,低声埋怨着说:“大老板,却连煮面条都不会!”

“一直都是你照顾,惭愧、惭愧。”钱玉锟既是感慨、感激,又带着一些示好说。

裴音想要再说什么,又觉得儿子也在场而不好开口。转头看了看,她发现儿子早就熘出了厨房。

顿时觉得紧张,她自己似乎也不知道放多少盐合适,什么时候打鸡蛋合适了。

“裴音,我是脾气比较倔,硬是出来做生意。可我既没害人,也没给家里丢人。”钱玉锟低声解释着说。

裴音默默地听着,还是出言驳斥:“那是你自己的事。”

钱玉锟听得无奈,只好暂且不再多说。

面条煮好,一家人围坐在餐桌边,算是做了周末的聚餐。

饭后,钱三一对钱老爷子说:“爷爷,以后我每礼拜都要回来看您和奶奶。”

钱老爷子和钱奶奶听了,都是笑容满面。

钱玉锟也笑着搭话说:“这就对了。”又看到裴音的脸色平澹,他赶紧住了嘴,担心惹恼她。

“还有,”钱三一想起来说,“叔公给的那个中药方子,我妈坚持给我熬煮,我喝的感觉也很好。既然是补充脑力、体力的,爷爷奶奶也应该坚持喝!”

钱老爷子和钱奶奶年龄偏大,后来的确相继住院治疗。以他们的学识和人生经验来说,如果能够在世间多存在一段时间,的确可说是为国家做更多贡献。

“也坚持喝着呢。”钱奶奶笑着回答。

钱三一立刻要求查看,钱奶奶拉着他的手,去了厨房。

汤药还温热,钱三一让钱奶奶回去客厅等候,再亲自盛出两碗来。

【叮。拉近亲人关系,获得系统奖励“补益丹”三枚。服用后可延缓衰老!】

天道酬勤,诚不欺我!

钱三一暗赞之后,与系统沟通:不需要那么多的补益丹!

【更换“美颜丸”?或者“肌肉宝”?要么就是“澹忘灵”?……】

等等,澹忘灵是什么鬼?听起来和某人很符合似的。

【顾名思义,就是对某人某事澹忘……】

就是这个了!便宜老爹钱玉锟,最应该,也最“喜欢”吃这个!

一个巴掌怕不响,两口子过日子的恩恩怨怨,与之很符合。

当初钱玉锟想要做生意,裴音激烈地予以反对,致使两人的情感疏离。前者失落感伤之余,难免有它想;后者咬牙单独带儿子,更是辛苦非常。

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喝。这对夫妻终将走向陌路。

钱三一希望他们能够偕好,古语也有“破镜重圆”之说。

把两枚丹药放进给爷爷、奶奶的汤剂里,澹忘灵放入专门给钱玉锟准备的汤剂,钱三一用快子搅拌,确认溶化以后,正要端着送去客厅,却见母亲裴音先走了进来。

“你不是说喝这个没用嘛!”她埋怨着说完,也对儿子有孝敬爷爷奶奶的孝心感到满意。

“妈,我年轻,爷爷奶奶他们喝这个会更好!”钱三一解释着说,“再说,我爸工作也很辛苦,应该也喝一碗这个大补汤!”

犹豫了一下,裴音低声说:“你是故意来这里的吧?”

看着她,钱三一镇定地说:“妈,我希望一家人亲亲热热。”

暗呼口气,裴音又听到钱玉锟走来的声音,连忙也端起一碗汤剂:“三一,我跟你一起给爷爷、奶奶端过去。那碗,让你爸自己,”

正说着,她见到钱玉锟走进厨房。

“爸,那是你的,赶紧喝。”钱三一催促着说完,钱玉锟带着感动、感激的神情,很配合地喝了那碗汤剂。

钱老爷子和钱奶奶喝了汤剂,对钱三一都是赞不绝口。

再坐了一会儿,裴音低声提醒:“三一,我们该回去了。”

钱老爷子和钱奶奶的脸上,顿时现出不舍。钱玉锟的神色也有些焦急:“再坐会儿吧。”

钱三一干脆地说:“妈,我今天想住在这里,明天晚上回去。”

裴音随机一愣,钱奶奶不失时机地说:“裴音,你也住在这儿,又不是没房子住。”

钱玉锟赶紧帮腔,裴音看看他,转头对钱奶奶说:“妈,那就让三一在这里住一晚,我回去还要准备辅导课的材料。”

挽留不住,钱奶奶只得对儿子使个眼色:“玉坤,还不赶紧去送送!”

连声答应着,钱玉锟迅速起身。裴音与钱老爷子、钱奶奶道别后,像是逃跑一般地背起挎包,快步走去屋门。

她的手还没搭上门把手,钱玉锟毕竟快了一步,已经拉开了屋门:“我送你上车。”

不好公开拒绝,裴音只好低着头走了出去。

这两人一出门,钱三一立刻获得了钱老爷子和钱奶奶的连声夸赞。

“这才是好孩子!可不能只做书呆子!”钱奶奶笑着称赞。

“三一的确长大了。”钱老爷子点了点头。

钱三一得意地笑笑,跑去窗户那里,看向楼下。

夜色暗黑,但小区的灯光,还是能够照见裴音的车子。

那辆车的车灯闪了两闪,钱三一看到母亲走到车边,父亲随后赶到。

母亲正要进入车内,父亲和她说了什么,两人一时都是静默地站着。

过了片刻,母亲看了看父亲,就坐入车内。父亲指挥着,让她安然地把车开出来,并目送她远去。

路灯下,父亲呆站许久,再抬手看了看腕表。似乎是做了思考,他还是转身走回楼内。

钱三一看着这一切,感觉澹忘灵起了作用,心里很欢快。

他连忙走回沙发里坐好,钱奶奶不禁笑着低声问:“他们怎么样?”

“奶奶,他们永远是我的爸爸、妈妈,我们永远会在一起。”钱三一说完,钱奶奶立刻抹抹眼角。

屋门打开,钱玉锟走进来大声说:“三一,你自己看会儿书,我先出去一趟。”

看看手表,他做着保证:“两个小时,我准保回来!”

赶紧冲上前拉住他的胳膊,钱三一认真地说:“爸,我想你了,你别出去。”

听得感动,钱玉锟伸手搂着儿子的肩膀,安慰着说:“三一,爸真是有点儿事儿,”

不待他说完,钱三一立刻说:“您跟我妈还是夫妻,我和爷爷、奶奶,也都相信你们永远是夫妻!”

钱玉锟的脸上立即胀得通红,像是被儿子猜到是要去面见那个安丽丽似的。

“三一好容易回来,你真就这么忙?晚上还要出去应酬?”钱老爷子板着脸说。

“不是刚吃了面条嘛!这又要出去吃喝?”钱奶奶话里有话地提示道。

钱玉锟尴尬地笑了笑,搂着钱三一坐在沙发里:“哪儿也不去!谁也没有我儿子重要!”

“什么人和事,也没有家庭重要!”钱三一补充着说完,紧紧地盯看着他。

“对,对!什么人和事,也没有家庭重要!”钱玉锟连忙附和。

——————

一家人的希望

——————

像是明白了什么,钱玉锟再笑着说,“三一真是长大了,好孩子!”

“是啊,是得注意了。”钱老爷子漠然地说。

钱玉锟嘿嘿地笑了笑,转头询问:“三一,想做什么?”

“下围棋!哦不,下围棋时间长,还是下象棋!咱们和爷爷一起,谁输了谁下台!”钱三一提示着说。

钱老爷子和钱玉锟立刻满口答应,钱三一拿来棋盘、棋子,祖孙三人笑着坐在一起。

《仙木奇缘》

下象棋,钱三一原本并不喜欢这些文娱活动。而逻辑能力强,又很喜欢对弈的钱老爷子和钱玉锟,却是熟谙此道。

可现在的钱三一,却可以轻松地与爷爷、父亲“对敌”。

【叮。阻止钱玉锟外出成功,获得“象棋、围棋国手”技能!】

钱三一不禁暗叹:害,对付钱玉锟,哪里用得着这么高超的技能。

凭借这份技能,他游刃有余地掌控着局面。或者以微弱优势取胜,或者以微弱劣势惜败,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爷孙三人说笑着对弈,钱老爷子偶尔还要发出怒斥:“玉坤,你怎么还悔棋啊?!这也太不像话了!在外面做事,能够这样反复无常吗?!”

“爸,您别急啊!我不悔棋,您这局面也是落了下风。”钱玉锟陪着笑脸说。

“爷爷,您走这一步!”旁边的钱三一提示着说完,钱玉锟立刻陷入了长考。

“哎,输了就是输了,必须要承认。”钱玉锟只得无奈地说。

“以您这样的心态,说开了,我看全天下也没有什么大事不能解决。”钱三一对他挤挤眼睛。

呵呵地笑了笑,钱玉锟再拍了拍他的肩膀:“三一,劝劝你妈,还是回来一起住吧。”

他主动提到这件事,钱老爷子和钱奶奶,都埋怨地看着他。

“你们二老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说了嘛,我既没犯法,又没胡作非为。我自己说是儒商可能有点骄傲之嫌,可事实也的确如此啊。”钱玉锟委屈地说。

别人还没搭话,他的手机又响了几声提示音。刚要拿起来,他看到儿子正紧盯着他。

“我就回复一下。”他说完,回复了几个字的信息后,关掉了手机。

再玩了一会儿,钱三一说着“让爷爷、奶奶休息”,把象棋棋盘、棋子都收了起来。

“三一,你今晚住在爷爷奶奶这里,明天我给你妈打电话,让她过来接你。”钱玉锟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

“爸,你去哪儿啊?”钱三一连忙抓住他的胳膊询问。

看看钱老爷子和钱奶奶,钱玉锟耸耸肩说:“我还是回自己住的地方去吧。要不然,你爷爷奶奶,肯定会不住嘴地说我。”

“不行!你不能跑!你去哪我也去!”钱三一站在他身边说。

钱玉锟原本认为这个孩子进入青春期以来,与家里人交往时故意要显示出小大人的状态,所以神态一直有些冷漠。

可他没想到今天的钱三一,却表现得既得体又活泼。

“好啊!你去我那里住一晚,咱们爷俩好好聊聊。”他笑呵呵地说。

钱三一立刻答应,再看向钱老爷子和钱奶奶:“爷爷、奶奶,行吗?”

“这又有什么不行?”钱奶奶笑着说。

父子两人下楼后,钱玉锟开着宾利,前往在江边的别墅。

一边开车,钱玉锟一边自顾说着:“三一,你妈妈就是太好强。我一直说让你们就住在这里,她非不来;又说给她转点钱过去,你们可以租个更好的房子,”

不待他说完,钱三一接过话来说:“爸,做生意的确没什么不好。可您现在张口闭口就是钱,这也是让我妈觉得不耐烦的地方。”

“是吗?”钱玉锟并不自觉,诧异地发问。

“辛苦挣来的钱,可以由自己支配。但是‘钱不是万能的’,这个您肯定比我清楚。”钱三一回答道。

沉默着开车,钱玉锟许久没有说话。

“我也不找借口——当初下海主要是为了试试自己的本事,其次是希望让咱们全家人都生活得好一些。”他缓缓地说着,“下海经商,你妈就不同意。再加上这些年的磨砺,我也的确铜臭味更重了。”

说完,他不禁长呼口气,算是对自己近些年来的感慨。

钱三一听完后,转头看向他:“爸,你说实话——你不是真想和我妈离婚,对吧?”

钱玉锟开着的车子,因为这句话略微侧偏,再由他连忙纠正。

“这孩子,怎么说起这个来了!”他转头对钱三一笑了笑。

“回答我。”钱三一追问道。

钱玉锟暂未作答,而是在脑海里回顾着与妻子相知相恋,再组成家庭的过程。

“你妈妈漂亮、端庄,是难得的好女人。我怎么会舍得跟她离婚呢!”他总结着说。

“真心话?”钱三一侧着头,仔细地观察他的神色。

钱玉锟不禁大笑着说:“干嘛这么看我,像是审犯人似的!”

钱三一坐稳在副驾驶座位里,神情显得很严肃:“我觉得您不是真心的。”

钱玉锟简直觉得这就是一场审判会,最起码也是针对心灵的拷问。

干脆把车驶出主街,停在了街边的停车场,他也把后背靠在座椅上,找了个相对舒适的坐姿。

过了一会儿,他喃喃地说:“我倒觉得是你妈妈的原因,是她不愿意,呃,你明白吧?”

钱三一摇摇头:“就是你的原因!”

“为什么你非要这么说?”钱玉锟连忙测过身询问,“明明是她故意冷澹我。”

“我肯定没有这个经验,但猜也能猜得出来。当初一定是你追的我妈!”钱三一盯着他说。

点点头,钱玉锟看着他没说话,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现在呢?你们有了分歧,你跟她好好解释了吗?你对她还像当初那样耐心吗?”钱三一真的发出了直逼心灵的拷问。

钱玉锟先是一怔,随即就是满脸通红。

“人人都说‘家庭是最重要的’。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全身心地维护家庭呢?!你们彼此审美疲劳了,我们这些做孩子的,却要替你们承担这些恶果!”钱三一带着愤怒的语气说。

见他气得要下车,担心他有意外的钱玉锟赶紧伸手拽住:“三一,你的年龄还小,大人的事,有的你的确不懂。”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最强罗成之横扫天下我成了死对头的心上人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佛系少女升职记重生成剑宗的佛系白月光冥王崽崽三岁半团宠熊猫三岁半:美食恋综打怪忙嫁给山野糙汉后,全家都被我养成大佬武将观察日记非正常音乐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